二手房

房产在历下,户口在天桥 黄台南路79号属哪个区?

2017-01-11 09:24:12 来源: 山东商报

[ 摘要 ]同样一个地址,房产证是“历下区”,户口本却写着“天桥区”,孩子上学给划到了“天桥”。

 同样一个地址,房产证是“历下区”,户口本却写着“天桥区”,孩子上学给划到了“天桥”。可这所学校离家40分钟,而离家200米的历下学校却上不了……一个地址、两个区——您遇到过这种奇葩事吗?

tmptitle

昨日,6位省政协委员来本报接听民声连线,听取市民意见和建议

tmptitle

赵勇委员在接听热线


黄台南路79号到底属哪个区

济南市民李女士打来“民声连线”反映,她居住在黄台南路79号,可自从她2001年搬过来,就一直为房产证和户口的事烦心,这些年也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,可迟迟没有解决。

李女士说,她所居住的黄台南路79号,恰好在济南市历下区与天桥区的交界处。“2001年搬到这里时,居委会让去黄台派出所落户,我们就去了,黄台派出所属于天桥区,我们的户口就这样落下了,可当时房产证没有办下来。到了2004年房产证办下来了,我们才发现,房产证上的章是历下区房管局的。”李女士说,当时就傻眼了。

可是没想到,麻烦事还在后头呢。房产在历下,户口归天桥,这些年,李女士着实碰到了很多难事,尤其是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,她所在的几栋楼的居民几乎每年都找,可都没有解决。“我们离历下区历山学校只有200米的距离,可由于户口在天桥区,没法上,只能跑到离我们骑车40分钟的水屯路上的明湖小学上学。”李女士说。

对此,他们也找过相关部门,多次要求将户口迁至历下区,可人家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,至今不能解决。去年8月,济南市公安局向历下区政府发了一份文件,希望他们协助解决这一问题,可到现在还没有音信。

差1.2平方没法落户 孩子上学成难题

来自济南商河的李先生也在为孩子上学的事发愁。李先生户口在商河,最近十来年一直在济南市区打拼,结婚后在济南买了房,也把老人从农村接出来了。

“我们夫妻两人都没有济南户口,买房子的时候也没怎么考虑面积问题,孩子快要上学了,我们才发现:面积差1个平方,落不了户。”

李先生告诉记者,他买的商品房面积是73.8平方米,离买房落户的最低面积还差1.2平方米。“商河也属于济南市,也就是说在济南我们还不属于外来务工人员,我们真不知道孩子该怎么上学了?”

回老家,老家没人接送;在济南也上不了外来务工子女定点学校,这该咋办?“现在提倡城镇化,鼓励农民到城镇就业,我看到有落户取消住房面积限制的说法,但没有具体的措施。我建议加快城镇化就不要有住房面积限制了。”

省政协常委宋传杰表示,这属于政策的适配性问题,他会向有关部门反映。

农村学校合并撤销,孩子上学路途太远

李金都先生关注的是农村孩子上学问题。他认为济南历城区南部山区的中小学学校布局不合理。

历城区南部山区都划到市中区了,过去有的学校合并了、有的学校撤销了,小孩上学太难了。南部山区的孩子需要到十六里河镇上学,山区小孩一下雨下雪下一次山很难,他们住在海拔740多米的山上,坐村里汽车上学,需要40分钟。”

李金都先生说,孩子们下山上学,盘山公路5公里,下来山后还有5公里。“没有校车,几个家长租一辆车,有时多一个孩子有时候少一个孩子,也不安全。有的孩子上小学要20公里,坐车近的半个小时,远的40分钟;上中学更远。”

原来的农村老师都是‘万能’老师,体育也教,语文、数学也教,现在到市区上学好多了,但是路太远了,农村的孩子太难了。”李先生说。

省政协委员赵勇表示,李先生反映的是现在大家关注的农村学校合并撤销的问题,有些地方连教学点也给取消了,造成学生上学不便。他会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。

不交维修基金,开发商就不给房钥匙

市民钱女士向“民声连线”反映,她是全福立交桥西南项目的回迁户,本来说春节后回迁,这几天开发商通知可以领钥匙办理入住,不过要把购房尾款、水电费和公共维修基金全部交齐,否则不能领钥匙。

钱女士说:“公共维修基金是一平方米120元,我打听了一下,一般公共维修基金是在办理房产证前一个月才交,但现在房产证还没着落呢,开发商就要先把维修基金交上,这样不太合理。”

记者了解到,按照规定,维修基金一般是在办理产权证(两证)的时候缴纳给房管部门的。新建商品房的“房屋维修资金”,是在开发建设单位取得入住许可证,业主办理了入住手续后,由业主向政府房管部门专设账户的银行交纳,可以由开发商代收,但收据必须是政府房管部门专设账户的银行出具,你有了这个收据才可以办理房屋产权证。因此,像钱女士这种情况,就算开发商要求他们提前缴纳,也要先办理入住手续,而不是不交费用就不能领钥匙。

申请门规,被要求“带症状”去鉴定

79岁的李女士患有心脑血管疾病,她说,随着年龄增加,身体毛病越来越多。2016年上半年,她发现自己的舌根反应慢,有中风表现;血压也偏高,因为曾发生过多发性脑梗死,便想申请心脏病、脑梗死的门规。

“但在申请门规进行鉴定的时候,医生说我当时没有症状,有了症状才能鉴定;可是你想,我有治疗记录啊,这个还不能说明什么吗?真要‘带症状’去,说明我已经行动不便了,那个时候怎么过去鉴定?”

李女士没有申请下门规病种。前一段时间,身体有了症状赶紧治,花了七八千元钱,多数自己掏的腰包。“对于老年人,还能活几年?能否对老年人降低门规申请的门槛?等到都有了症状再去申请鉴定,这也不适合预防为主的原则。”

去年下半年,山东实施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,药品零差率销售,大型设备检查费下调,挂号费以及护理等医疗服务价格上调。“我吃的药像阿斯匹林还有一种根本就没有零差率,七八年前就是这个价格。”李女士说,药品零差率可能还有“漏网之鱼”。而医疗耗材的价格,也是居高不下。“儿子得了心脏病,光支架就花了12万元;全国每年七八十万人得心脏病装支架;一个支架2-3万元,这些费用应该适当降低了。”

市民谭先生打来电话向“民声连线”反映,虽然医院取消了医药加成,但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并未缓解多少。“医药加成没有了,可手术费、治疗费却不便宜。”谭先生说,更重要的是,现在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,可其他环节怎么加,加多少,大家却不知道,最终还是要患者买单。

就如何控制药品价格,谭先生建议,政府部门应该从药品出厂环节就实施监管,合理控制加价区间,药品成本是多少要公示,每个环节的加价也要向社会公示。

声明:以上资讯中涉及到的面积均为建筑面积

24小时热闻

周排行

月排行

猜你感兴趣的新房